濠江彩票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濠江彩票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6 03:21:4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基本都降价了,有的房子还降了好几次。”某平台租房中介艾昔(化名)给中新网发来一套一居室的房源,租金为5200元/月,“这是5500元降下来的,附近还有一套面积差不多的,装修差一点,只要4900元。没疫情的时候,这边一居室最便宜的也要5300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等待卖房款到账的时间里,木木没事儿就打开二手房中介APP搜寻心仪的小区房源,逢周末约中介溜达几套房子,优哉游哉,心态上并不着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快,木木和房主见面了,他压价5万元,房主不同意。“可能是前几个月,怕房子无人问津,所以连降了50万元。但现在形势又不同了。”木木分析说。这套学区房在新政的刺激下,如今已非常抢手,光木木狭路相逢的竞争对手,就有两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波反弹疫情,会对刚刚恢复元气的北京楼市造成什么影响,尚需要观察疫情何时能完全得到控制。不管怎样,木木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。比如,他听从了朋友的建议,准备找一家有资质的大装修公司签合同,这样,哪怕装修“战线”因为疫情影响拉得太长,大公司也会有保障。另外,正好赶上6·18电商大促,各种优惠眼花缭乱,他决定开源节流,把能置办的装修材料都先买下来。“凡事儿往好的地方想,疫情总会过去的,新家总能搬进去的。”木木说。6月19日起,按照北京市统一要求,为向市民提供更加安全放心的寄递服务,北京邮政、快递企业已于6月19日起陆续安排一线从业人员进行全员核酸检测,目前未报告确诊或疑似病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没办法,社区说了,装修再等等吧。”这么一来,木木紧赶慢赶想在夏天装修完的梦想破灭了。即将过完的上半年里,木木已经被动接受了太多的“不可预料”,所有的变化都让人猝不及防,所以,他索性不再为了可能的变化而提心吊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北京房租下降”的话题下,有网友质疑:“房租都降去哪儿了?为什么我没有遇到这么好的事情?”“房子马上到期了,问了房东,续租还是原价。”“续租没降还涨了30元,真是意难平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还是想到北京实地看看房子再租,如果单位入职要求早,就只能去别的区域先短租几个月再做打算。”在崔敏看来,如今能提供宿舍的都是“别人家的单位”,她更寄希望于能够晚些入职,以解决这些难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成功签约的木木总算舒了一口气,他踌躇满志,着手开始准备找装修公司。“说不定,速度快点儿,夏天装修完,还能实现今年内搬新家。”木木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轰轰烈烈一场全国抗疫战,3个月时间飞速而逝。4月30日,西城区2020年义务教育阶段入学新政出台,看到这条新闻弹出来,木木的第一个想法是,得加快速度看房了!东城西城连一块儿,学区房升温,房价要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木木的换房大计就此搁浅。回想起来,木木觉得自己的心态还算平顺,毕竟还有房子住,孩子也没有指着学区房拿学位,需求不是那么急迫。“如果是急着住,或者为了孩子上学,这一通耽搁,真能急上火。”和木木一样,很多想买房和换房的置业者,需求没有消失,而是在蛰伏和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