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福彩网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湖南福彩网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11 02:57:5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地时间7月10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称:“太多的大学和学校系统(在向学生)进行激进左翼思想灌输,而不是(从事)教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圣保罗病人”或成为世界上第三例艾滋病治愈病例,对此,国际权威期刊《Science》在线刊文表示,还未被确定证实。为最终确认其治愈恢复,还必须进行大量的检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地时间7月8日,克鲁格曼连发5条推特,吐槽特朗普的复工政策。他在首条推文中写道:“大约一个月前,人们告诉我,在重新开放与不开放之间做选择是错误的,(我们)应该进行‘聪明的’重新开放,并最大限度地利用口罩及保持社交距离等(疫情)防控措施。”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普遍情况下,大多数患者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抑制艾滋病毒并在停止治疗后,病毒会在几周内迅速回到高水平。但这名圣保罗病人不仅没有反弹,而且他的HIV抗体也降到了极低的水平,这表示他可能已经清除了淋巴结和肠道中的感染细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圣保罗病人”在接受了抗逆转录病毒药物(ARV)和烟酰胺(维生素B3)的联合治疗后,于2019年3月停止了所有的抗病毒治疗,此后,他的血液中未检测到HIV病毒,证明该治疗策略可将HIV从体内所有宿主细胞中清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媒体上关于疫情的报道,克鲁格曼也表示质疑。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评论员塔克·卡尔森近日在节目中称“口罩和社交距离没有任何科学依据,这就像一种奇怪的健康表演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未参与研究的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HIV/AIDS临床医生Steven Deeks和研究负责人在内的一些人提醒,该病例成功的时间还不够长,也不够明确,不足以给他贴上治愈的标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的这番表态也引发外界关注。关于具体细节,“今日俄罗斯”(RT)称,目前尚不清楚美国财政部能在多大程度上证明“(思想)灌输”和“教育”之间的区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美国从什么时候开始输掉抗击新冠病毒的战争?我们如何成为国际贱民,甚至不被允许前往欧洲?”克鲁格曼7月6日撰文说,不少评论认为,美国对流行病的失败反应源于美国文化——美国人太自由、太不信任政府、太不愿意为了保护他人而接受哪怕是一点点的不便,但其实,真正的原因在于领导层。并非是美国不可能取胜或者无力应对,只是因为特朗普及其周围的人认定,让病毒横行符合他们的政治利益。毕竟在11月大选前,特朗普需要经济成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着,克鲁格曼转发了《华盛顿邮报》一篇名为《佛罗里达州邀请全美加入重新开放之列,然后它成为了新的疫情“震中”》的报道并且评论称:“然而实际上,我们进行的是‘愚蠢的’重新开放,这恰恰使我们(最)担心的病例激增(局面)出现。”↓